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石家庄最牛黑老大吴迪称霸石家庄20年敛财65亿最终下场如何

发布日期:2022-08-13 02:27   来源:未知   阅读:

  他是石家庄鼎鼎大名的企业家,是当地洗浴行业的领军人物,其旗下的休闲假日酒店更是当地洗浴行业的翘楚。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20年,在全国涉H涉E案件中,他的名字赫然位列第一位,并且被列为河北省国督一号案。被排在榜首的他,究竟做了什么样罪大恶极的事情?

  原来,他是石家庄势力庞大的黑社会组织头目,他组织团伙以开公司、置办娱乐场所为掩护,实施卖Y、开设赌场等犯罪行为,敲诈勒索更是不在话下,以此在石家庄盘踞近20年,获利高达6.56亿元巨款,在石家庄影响恶劣,这个人就是石家庄黑老大吴迪。那么吴迪究竟是如何走上这条道路的?他具体做了哪些违法犯罪的事情?接下来我们就来说说石家庄最牛黑老大吴迪。

  比起吴迪的罪恶人生,他的家庭倒是十分普通。1965年,吴迪出生于香港一个普通家庭,在很多男孩子心中,军人是至高无上且光荣的身份,吴迪也不例外。在从小的时候,吴迪的心中就埋下了将来做一名军人的梦想,并为此努力学习。

  吴迪打小就非常聪明,再加上好学,在学校里一直都保持着前三名的好成绩。凭借着好成绩和良好的身体素质,1983年,他迎来了这个一个机会。当时部队招兵,选拔条件极其严格,吴迪抱着忐忑的心理报名参加了,并且通过了各项检测。

  吴迪终于实现了他的梦想,成为了一名军人。不过部队的生活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美好,可以驰骋战场,事实上军人们更多的是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以及极其严格的纪律。

  这种部队生活让吴迪感到乏味和枯燥,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于是没几年之后部队整编,他所在的部队需要裁员,吴迪决定离开部队。对于被裁员的军人,部队都会有工作安排,也因此吴迪复员之后,就被安置到了石家庄纺织厂工作。

  而当时正赶上企业转型,下海创业的大浪潮。当时很多人开始做起了小生意,这对于吴迪来说,简直是再好不过的机会。都说商场如战场,这不就是他想要的吗。

  于是,吴迪毫不犹豫地辞掉了纺织厂的工作,开始自己创业。他先是从本行做起,干起了服装批发生意,独到的眼光和灵活的头脑,让吴迪很快就赚取到了创业的第一桶金。

  拿着这笔钱,吴迪又将自己的生意扩大,这让他在服装行业混得风生水起,甚至一度成为石家庄当地,各种新潮服饰鞋包的引进者,他也因此逐渐积累起来了资金。与此同时,吴迪的野心也变得越来越大。自然有野心是好事,只不过他的野心却没有用在正道上。

  上世纪90年代末,石家庄当地的娱乐行业兴起,各大娱乐场所和服务行业的门店遍地开花。吴迪瞅准了这个时机,开始涉足这一领域,在餐饮洗浴娱乐行业大显身手。

  他名下的东来顺饭店、龙世界洗浴中心、尤其是当地著名的休闲假日酒店,相继在石家庄开张,这也让吴迪成为了声名显赫的成功企业家,身价高达上亿元。

  然而在他风光无限、光鲜亮丽的身份背后,却尽是黑暗、肮脏的交易。究其原因,在不断往上爬的同时少不了各种钱权的诱惑,吴迪正是被金钱的诱惑失去了良知,丧失了行业的底线。

  他剑走偏锋,竟然在自己开的洗浴中心里组织女子,提供隐形服务。尤其是2001年开设的石家庄洗浴行业的翘楚休闲假日酒店。

  这家酒店装修豪华气派,经营范围包括浴池、足浴、住宿等多个项目,酒店内的各个部门人员齐全,服务十分周到,因此在行业内十分出名,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商人,都会慕名来到这里消费体验。

  殊不知,这家酒店主要的盈利却是隐形服务。吴迪安排专人直接招募一些女子充当技师,并且为这些女子编上1到100的号。方便客人点号服务,客人如果点100以内的技师,意思就是有特殊要求,而点100以上的技师,则是正规的足疗技师。

  另外,只要客人夸技师漂亮,提出加钟的要求,技师立即明白客人的意思,就会向客人提出加两个钟,就可以为其服务。当客人结账时,账单上就会显示客人消费的金额乘数字的字样。这是酒店内人尽皆知的事情。

  为了保险安全起见,这些技师都直接归属吴迪本人管理,而且这些技师的工资也是十天一结算,她们没有基本工资,只拿提成,与酒店四六分。工资也是由财务部经过吴迪签字后,才能发放到这些技师手里。

  除此之外,吴迪还要求酒店每月采购两大箱用于该服务的安全措施用品,每一箱就有3千多只,专门放在客房内供客人使用。可见吴迪背地里做了多少肮脏的交易,而仅仅这一项,仅2004年到2018年期间,就盈利了2.08亿元。

  而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还被选为石家庄沐浴行业协会首届会长,实在是讽刺。不仅如此,随着生意的越发兴隆,吴迪也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来保障自己的生意顺利进行。

  他开始纠集社会上的人员,充当自己的打手,逐渐发展出上百人的规模,并且配备,时常进行寻衅滋事、非法拘禁等行为,形成了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

  除了洗浴行业,他还涉足游戏厅等娱乐场所,实际上这些地方都是他开设的赌场。2018年7月,吴迪与合伙人以游戏厅为掩盖,在石家庄江西大厦负一层开设地下赌场。

  赌场的规模庞大,足有上百台赌桌设备,而且每台桌子都有编号,就是为了便于管理,而且赌场内外的安保也极其严密。

  比如这处地下赌场的入口,就设有四道门。第一道门极其隐蔽,门表面刷了和墙体同样的颜色,门后面还装有4道保险栓,一般人几乎很难发现这个入口。即便进入了这个入口,还要通过4道门,经过重重关卡审核,才能到达赌场内部。

  这4道门每一处都有安保人员,并且装有监控,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需要安保人员进行身份的核查,在经过详细的问询,确定了来人的身份之后,第一道门的安保人员才会用暗语,通知下一道门的安保人员,而暗语每天都会更换,以防止被外人得知进入。

  即便是被突击检查,这些人之间也会有暗号通知,并且还会统一口径。就这样,直到通过最后一道门,才能进入赌场。

  而且,赌场内部的管控也十分严格,同样有专门的安保人员,负责看场巡视。就是为了防止有人闹事,或是给外地来的赌客提供住宿和食物等事宜,并且还免除外来赌客的住宿费和路费,可以说服务十分周到。

  另外,赌场还设置了一条专门逃生的通道,同样设有三道铁门,并有安保人员把守,这条通道是为了应对突发状况,而逃走的通道。

  正是因为这种严密的安保措施,以及周到的服务,让吴迪的地下赌场一开张,生意就十分火爆。生意好时,几乎天天满员,少的时候也有四五十人活动在这里。

  而这还仅仅是吴迪开设的其中一处赌场,从2007年到2018年11年时间里,他先后在当地共开设昔日情怀KTV、久一公馆、久二公馆等至少8家赌场。多年来,这些赌场为他盈利的金额高达4.48亿元。

  一旦遇到在赌场闹事的人员,吴迪就会让手下对其实施暴力手段,甚至威胁恐吓其家人。2016年之后的一年时间里,王某先后在吴迪手下的两个赌场输了200万元,欠下巨额债款。还不起债的王某妻子,绝望之下喝药自杀,好在发现及时被抢救了回来,这让王某意识到自己是掉到了对方设下的陷阱里了。

  王某决定寻求警方的帮助,于是他向派出所举报吴迪的赌场。2017年,王某刚从派出所出来,却被几个赌场人员约见,然后就将他带到了一个隐蔽的房间,彻夜不让其回家。

  第二天王某和其妻子,一并被赌场人员带至市区一个咖啡厅,并告诉夫妻二人只能退他们40万,如果不同意就灭了其全家,妻子被吓得大哭。王某也明白这伙人就是亡命徒,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内心感到害怕,王某担心真的会牵扯到家人,最终只能接受对方退还的40万元。

  与他有着相同遭遇的还有李某。2017年,赌客李某接连在吴迪的赌场输掉大笔钱款,他决定独自一人到赌场将钱要回来。然而,李某不仅没有收到一分钱,反而遭到一顿殴打,并被对方警告不要再来了,李某不以为然。

  不甘心驱使他再次找到了赌场,结果直接遭到赌场人员的辣椒水攻击,并且还被围殴。这之后,他被强制戴上头套,带到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对方拿着刀子直接威胁李某,再来赌场就挑断他的脚筋。

  听到这句话,李某吓破了胆,立即央求对方放过自己,只要放了自己他什么都不要了。赌场人员见他真的怕了,这才放了他。

  凭借着这种手段,吴迪的商业版图越来越大,除了洗浴和娱乐行业,他还将黑手伸向了房地产。2011年3月,吴迪与其他两名合伙人共同开了一家河北智高房地产开发公司,经营手段依旧十分黑暗。

  起初为了获得银行贷款资金,吴迪不惜让其手下制造假文件资料,用于申请贷款。而这样的手段吴迪不止使用过一次,并且越发得心应手。而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凡是有阻碍工程进度的人,吴迪都会使用强制手段,扫除一切障碍。

  2014年,在一项拆迁项目中,村民林强因对拆迁补偿金额不满,并未报名拆迁。吴迪的手下就对其进行百般刁难,多次以堵其家中锁眼、在其家门口倒汽油、向其养鸡场扔放烟花炮竹等行为,严重打扰了林强一家的正常生活。

  甚至就连林强父亲开的烟酒门市也未能幸免,门市门口时常被扔烟花炮竹,导致烟酒门市根本无法正常营业。

  76岁的村民顾元也曾遭遇过吴迪手下这样的侵扰,甚至更加严重。当时也是因为不满拆迁补偿的金额。吴迪再次指示手下迫使顾元签字。

  在其手下的行动下,顾元的手机被强制没收,并且把他关在家中的一个房间里,不让其出门不给其饭吃。甚至往顾元家中扔黑色塑料袋,袋子里面装着的是数条长蛇,诸如此类的小动作不断,搅得顾元一家整日都要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但顾元毫不妥协,坚持不在协议上签字。对此,吴迪的手下在一天晚上,将顾元带到一个河边,而河边有一个新挖出的土坑,他们最后警告顾元“如果不签拆迁协议,就活埋了他”,顾元被吓坏了,无奈之下,他只好答应在协议上签字。

  这种暴力手段,吴迪有时候还会实施到自己的员工身上。其员工交代,吴迪的脾气十分暴躁、经常打骂员工,很多员工都被他打过。因此他每到哪个手下的店里或是公司,员工们都非常紧张,即使是到了午休时间,也不敢有丝毫松懈。

  甚至他还干涉他人的婚姻生活,做出伪造结婚证的行为,可事实上结婚证上的双方根本互不认识。男方只记得吴迪曾找他和一个女子合影,但是对于为什么合照,他没有问过,也不敢问,吴迪安排他做的事他不敢违抗,只能无条件听从。

  这种暴力行为之所以能让很多人选择听从、忍气吞声,是因为大家都明白,吴迪是黑白道通吃的人,他总能摆平所有对他不利的事情。这也让吴迪在石家庄当地纵横嚣张近20年,从事各种非法活动就有37起,寻衅滋事、威胁恐吓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在当地俨然成为了手眼通天的黑老大,无人敢招惹。

  然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2019年7月11日,河北邢台市警方在充分掌握了该犯罪团伙的证据之后,立即出动警力,对休闲假日酒店封查,同时对该团伙实施抓捕。

  吴迪手下的多处地下赌场也相继被查封,娱乐场所全部停业。同时,其手下126名成员也被警方逮捕。但由于案件复杂、作案时间长。最终到了2021年开始开庭审理,经过法院审理最终判决,126名涉案人员分别被判处18年到1年不等的刑期。

  不过遗憾的是,该犯罪团伙的头目吴迪依旧在潜逃,为此河北省发出5万元的通缉令,相信在严密的法网之下,终究会被抓捕归案。



上一篇:黑人女性教育家玛丽·贝休恩“在国会山凝视美国” 下一篇:《罗布奥特曼》:贝利亚水晶出现想让贝老黑领盒饭并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