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意翻到诺奖获得者写的书看到里面一情节:我熟悉得很啊

发布日期:2022-03-03 19:55   来源:未知   阅读:

  一天,刚忙完工作的,小憩期间,随手拿起了一本书看了起来。这本书是1962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美国作家

  一位少妇在草棚里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老年流浪汉,为了挽救流浪汉的性命,于是,她解开上衣,让流浪汉吮吸她的乳汁,流浪汉热泪盈眶,感到自己进入了天堂,圣母就在自己的身旁。

  合上书后,默默地说了一句:“这情节,我熟悉得很啊!”这个情节虽然是作者虚构出来的,但是仍然能感动无数的读者。实际上,这个故事不仅有真实版,而且就发生在上将的身上……

  1947年7月19日,南麻战役打响,激烈的战斗使敌我双方都伤亡很大。其中,所在的3营9连伤亡最大。这时,营长王玉芝命令营部书记:“9连能不能扛得住,就看你的了!”

  “请营长放心,我就是拼命也要完成任务!”接到命令的,立即动员营部的通信员、炊事员、卫生员,以及9连还剩余的20多名战士组成临时班排,猛烈地向发起攻击,将山上的守军全歼。

  军不甘心失败,像疯狗一般地发起了新一轮攻击,呼啸而来的炮弹,如冰雹似的落在了地上。一颗炮弹在的身边爆炸,他的身子晃动了几下,倒在了血泊之中。

  卫生员侯桂令跑过来给他包扎伤口后,准备把他抬上担架。却大声挣扎着喊道:“放下我,我还能坚持战斗,先把其他重伤员抬下去。”侯桂令向担架员作了交代后,又去抢救其他伤员。不幸的是,他刚跑出十几米远,便被炸弹击中,当场牺牲了。

  与此同时,的身边又落下了一枚炸弹,他被飞溅起来的碎石,砸得失去了知觉……

  当从昏迷中醒来的他想喝水时,因为来不及找水,一位年轻的媳妇便端起碗,当着众多男女的面,背过身去,解开了自己的上衣扣子,把白色的乳汁挤进了碗里,然后一口口喂到的嘴里。

  几十年后,上将回忆起这段往事时,眼里闪着泪花,他深情地说:“是许许多多的沂蒙乡亲,让我坚定了一个信念:当兵要上战场,要为人民杀敌!要不怎么对得起他们!”这位曾用乳汁喂过将军的“年轻媳妇”,虽然我们至今也不知道她的姓名,但是像她这样救人的纯朴乡亲还有很多。

  在我国知名作家刘知侠,写的小说《红嫂》中,就有这么一段情节。1941年深秋,沂南县岸堤村的聋哑媳妇明德英,正在家中奶孩子,一位与日伪军作战负伤的我军小战士突然闯进了她的家门。明德英见是自己队伍上的人,便急忙把小战士隐藏到山上的一座石墓里。可是,石墓周围没有水源,当小战士急需饮水时,情急之下,明德英毅然将自己的乳汁喂进了小战士干裂的口中。

  因为乳汁、小米汤、鸡汤能够把从死神那里拽回来,但要彻底治愈严重的枪弹伤,还得送到我后方医院去。

  盛夏的沂蒙山区,天就像一个大蒸笼。3个操着临朐口音的老大爷,用独轮小车拉着伤员,在坑洼的小道上艰难行进着。躺在独轮车的后面,左边躺着的也是一个重伤员,走了好半天,才从昏迷中苏醒。

  两人一搭话,才知道这个伤员叫潘玲贵,是第75团的一位副连长,山东莱阳县人。在战斗中,他受伤更为严重,因为没有得到及时医治,伤口感染生了一些小虫子,好心的老大爷只好用块布遮盖起来。

  “我父亲当长工吃了一辈子苦,我要是死了,总得对他老人家有个交代。如果我先死了,就请你写信告诉我家。如果是你先死了,我就写信告诉你家。”

  没多久,的飞机又来轰炸了。老大爷赶紧把独轮车推到山沟隐藏起来,用自己的身体把伤员们掩盖住。和潘玲贵心里过意不去,说:

  “同志,可莫说傻话了。如果扔下你们,俺对不起‘八路’(那是老百姓仍叫解放军八路),那不是缺德吗?你们为俺老百姓除害,打日本鬼子和老蒋,若是把你们丢了,俺的良心过意不去啊!”

  说着,老大爷拿出随身带的、自己都不舍得吃的炒面,用水搅拌了一下,喂给了、潘玲贵。

  第二天,他们赶到了离淄川不远的罗家镇,老大爷告诉他说,这是古代小英雄罗成的家乡。发现潘玲贵好一阵子不讲话了,就大声喊道:“老潘,老潘!”潘玲贵却一点声息也没有。老大爷停下独轮车,摸了摸潘玲贵的胸口,难过地说:“不行了,身子都凉了。”

  当地的老乡们流着泪掩埋了潘玲贵。动弹不得,只能躺在车上流着泪向战友告别。他心里难过,恳求老大爷说:

  “你这个小同志,咋能这样想不开?你才十八九岁,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的伤能治好,刚牺牲的这位同志还盼望你给他家里传话呢!”

  听完老大爷的话,默默地点了点头。此后,一直惦记着这位烈士,和他的父亲保持着联系,直到老人去世。

  傍晚,他们终于赶到了医疗队。医护人员打开包扎的伤口,不禁骇然:由于几天的颠簸、天气炎热,未及时得到药物治疗,几处伤口都溃烂化脓。伤口上的小虫四处蠕动。医生检查之后,小声说了句:“看来,这个伤员也不行了。”

  听到以后,绝望了,但被医生及时发现。医生为防意外,让老大爷和护士全程照顾他。老大爷给他打水洗脸、擦背、洗伤口,用盐水清除伤口上的小虫。

  的小便排不出来,肚子憋得鼓鼓的,头上的汗珠如黄豆一样往下滚,但是不好意思讲。老大爷不知端底,看他痛苦的样子,急得流着泪央求他:

  又过了些日子,军医反复检查的肿胀得已经变成了青黑色的小腿,断定小腿的动脉与一根骨头被打断,伤口严重感染,必须马上开刀截肢。否则,就将危及生命。

  当听到要截肢锯掉小腿时,万分震惊。他恳求军医说:“军医同志,我还要到前线,我还要打仗啊,想想办法,保住我的腿吧!”见军医不‘妥协’,大声吼道:“我不锯腿!你们要锯我的腿,就先锯下我的头!”

  这种情况下,大家商量之后,准备把送到第9野战医院治疗。在那里,医生们实施了一个保守的治疗方案。手术进行了两个小时。

  当从手术台上抬下来从麻醉中醒过来时,首先想到的是他的腿还在不在?他伸手一摸,发现腿上打了硬邦邦的石膏和夹板。于是,一阵狂喜涌上心头,对着老大爷和医护人员们兴奋地喊着:“我的腿保住了!”在场的人,都为感到高兴。

  手术奇迹般地成功了。尔后,又回到了村里调养身体。在朴实的乡亲们的照顾下,以及自身的努力下,他的腿伤好了很多……

  南麻那场生死线上的搏斗,侯桂令、潘玲贵牺牲的一幕,红嫂为他熬汤哺乳,老大爷送他去医疗队的景象,一幕幕浮现在的眼前。他不禁说道:“给我生命的是父母,让我再生的是人民啊!”

  几十年后,当年的解放军营部小文书,经过长期的血与火的考验,已经成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政治委员,他就是后来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上将。

  1987年3月,时任济南军区政委的将军来到了沂蒙山腹地一个养伤的小村子,看望他当年的老房东,和那些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乡亲们。到达目的地后,将军看到这里的山还是光秃秃的,心情十分沉重。他知道,就是由于当年这山上没有绿色植被,我军的许多战友为此付出了更大的血的代价。

  几十年过去了,这个地方还没有彻底改变贫困面貌,这位对沂蒙山人民有着深厚感情的将军不禁热泪盈眶。他对当地驻军和人武部门的同志说:

  “要努力发扬我军的光荣传统,在搞好自身建设的同时,大力开展扶贫工作,为老区脱贫致富献出贡献。”

  衷心地期待着,沂蒙山区的乡亲们在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指引下,能够尽快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早日奔上小康之路……

  6年之后,重返“第二故乡”,他看到了‘养伤之地’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山下的万亩果园花蕊飘香,令人陶醉。欣喜地发现,此时此刻,沂蒙山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受欢迎的人仍然是解放军。老一辈培育的优良传统在这里不断发扬光大。

  2003年10月17日,专程前来出席了中国首届书圣文化节。他顿了顿说:

  “借‘王羲之诞辰一千七百周年’举办这样一次盛会,将会提高临沂的知名度。临沂历史上这样的大会是不多的,应以这次大会为契机,进一步增加投入,多引进项目,使临沂的未来更美好。”

  大会结束后,在下榻的沂河宾馆,与身边人回忆起在临沂的一些往事。他深情地说:

  “这次来临沂,我最大的感受还是一种回到家的感觉。重返沂蒙山,吃着家乡的饭,喝着家乡的水,倍感亲切。”

  “临沂的变化太大了,可以说是日新月异,旧貌换新颜。大街拓宽了,树木变高了,一派繁荣的景象。特别是罗庄,以前那里是个小村庄,遍地是垃圾,现在一片朝气蓬勃的景象。”

  还和身边人,谈了一些临沂保卫战、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还有后来的三大战役。战役的巨大成功,与沂蒙人民的倾力支援是分不开的。“我一生负伤7次,有5次是在沂蒙山区,没有沂蒙人民,我就……红嫂给负伤的战士喂饭、喂水,还喂奶就……”说到这里,声音哽咽,一时无语。身边的人看到,早已泪流满面了。

  2007年9月26日上午,上将等领导同志看望了“沂蒙六姐妹”。六姐妹中两位已去世,四姐妹接到同志,忙上前和他握手问好。连声说:“老大姐好!你们对革命有功,对子弟兵有恩,党和军队感谢你们。”话落,全场人员热烈鼓掌。

  几十年来,多次接见“沂蒙六姐妹”。1985年中旬,他任济南军区政委,应邀参加孟良崮战役胜利40周年纪念大会。会议期间,他去蒙阴县烟庄看望了六姐妹。1997年,再一次看望了沂蒙六姐妹中的五位,另一位叫公方莲的老人已去世。

  当天,杨桂英等姐妹向献上了亲手纳的鞋垫,也向她们赠送了鲜花、毛毯。此刻,往事如幻灯片似的,一一在脑海中展现,不禁回忆说:

  “那个时候,你们为我们摊煎饼、做军鞋、救护伤员,把仅有的一点粮食和被褥用独轮车推着送到了前线。我永远忘不了沂蒙人民,忘不了沂蒙的红嫂。现在看到你们身体壮实,生活好了,我这个老兵打心眼里高兴啊!”

  在1947年5月的孟良崮战役期间,村里的干部和青壮年都随军上了前线,红嫂们便主动挑起了全村支援前线的重担。她们有的担任村长、有的担任财物,还有的担任公安员……仅半个月,她们就带领群众烙煎饼15万斤,洗军衣5000多件,做军鞋500多双。

  “沂蒙六姐妹”是:张玉梅、杨桂英、伊建珍、伊淑英、冀贞兰、公方莲。她们的名字永远刻在人们的心中。

  沂蒙大地,是一块红色的热土,是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陈毅、罗荣桓、、粟裕等老一辈革命家和人民解放军的400多名将领,都曾经在这里战斗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沂蒙山流传着这样一段话:“一口饭,做军粮;一块布,做军装;最后一个儿子,送战场。”

  晚年间,每次回忆在沂蒙山的日子时,都会叮嘱年轻一代说:“讲好沂蒙红色故事,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上一篇:印度政府与赛峰合作生产军用航空发动机进入最后谈判阶段 下一篇:“精灵夫妇”宋再临金素恩大玩摔跤 甜蜜互动脸红心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