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黑龙江女首富戴秀丽身价95亿却惨遭离婚丈夫直言:厌倦太富裕

发布日期:2022-09-05 12:58   来源:未知   阅读:

  如果说进入21世纪,影响最广泛、性质最恶劣的两大全球性突发事件,一个是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那么另一个就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

  这场金融风暴,波及全球100多个大小国家,美、英、法、日等全球顶尖经济体,都陷入了泡沫经济崩塌的峡谷中,无法脱身。

  2011年,英国《泰晤士报》公布“年度全英富豪榜单”,在经济危机的影响下,全英富豪整体资产仍较去年增长18%,1000位上榜富豪的资产总额达到3958亿英镑。

  而其中引人注目的唯一一位中国妇女戴秀丽,在女性富豪中位列第七,是首位进入英国富豪榜的华人女性。

  在一众英国传统家族企业中,冒头挺进的戴秀丽,给当时西方媒体带来了不小的波动。

  随后原本在英国低调行事的她,开始被众人深挖背后的发家史,而华人女富豪和英国平凡丈夫的婚姻,更是成为普罗大众嚼舌根的新鲜事。

  戴秀丽,1963年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嫁给英国人托尼·霍肯后,改名为秀丽·霍肯。

  1994年,戴秀丽和弟弟戴永革创办人和商业,2020年戴氏家族登上胡润全球房地产富豪榜第146位,家族总财富达140亿人民币。

  这个豪放的东北女富豪,公司总部设在香港中环黄金地带,车库中停满了宾利、劳斯莱斯,两架专属的私人飞机、豪华的私人游轮媲美李嘉诚······

  然而相濡以沫21年的丈夫,却在2014年提出离婚,理由是厌倦了极度富裕的生活,此后戴秀丽也逐渐淡出了大众的视野。

  戴秀丽这个名字,对于内地民众可能有些陌生,但人和商业,以及人和商业旗下的地一大道,在全国各地的重要商圈都能看到身影。

  有关戴秀丽的报道,大部分都是出自香港媒体,内地新闻寥寥数语,这也跟她所创办的人和商业的特殊性有关。

  她在大学所学专业是中国文学,毕业后戴秀丽在《哈尔滨日报》就职,成为了一名记者。

  如果翻阅戴秀丽当年参与撰写的报道,其中大部分都是社区新闻,和金融财经等方面毫不相关。

  在《哈尔滨日报》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后,戴秀丽南下来到广东珠海,顺利通过面试考核进入了《珠江特区报》。

  《珠江特区报》是中共珠海市委直隶领导的事业单位,其主要板块就涵盖了当时深圳、珠三角地区、港澳地区经济发展的前沿内容,这无疑为戴秀丽关注国内政策以及商业形式提供了优于常人的视角。

  在记者行业摸爬滚打了五年之后,不满足于现状的戴秀丽自费出国留学,也是在留学期间,结识了自己的丈夫托尼·霍肯。

  当时的托尼·霍肯,在戴秀丽学习英文的预科学校担任数学教师,是典型的英国中产阶级绅士,举手投足以及谈吐之间,都给戴秀丽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而当时国内经济形势,在南方谈话之后,各行各业解放思想,经商热、股票热、金融热······私营经济领域的发展势头一片利好。

  在英国经受资本主义商业氛围熏陶的戴秀丽,看到深圳、汕头等沿海地区发展的相关报道,已经按捺不住下海经商的欲望。

  在和居住在国内的弟弟戴永革进行一番前期调查和准备后,1994年,戴秀丽从英国返回内地,正式创立了人和商业。

  人和商业的经营模式,跟东北地区在战时普遍建设的人民防空地下室是分不开的。

  东北地区因为在日军的严密控制下,大部分城市遭受了频繁的空军轰炸,为了保护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在多地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中都会被要求建立符合抗战标准的地下通道。

  这种地下人防建筑,在战时承担了人员临时掩护、隐蔽指挥中心、储存粮食淡水等多种功能。

  随着国内国际和平趋于稳定,这些大型的地下建设也被国家纳入了经济开发项目之中,逐渐允许企业利用一定区域的地下通道进行商业活动。

  从1992年开始,国家进一步放松了民间资本进入地下人防领域的限制,戴秀丽家族也抓住了此次机会,一举铺设了全国最大的“地下商城”。

  当然,外界对于戴秀丽能够敏锐地接触到、并且拿下超大规模的国防经营项目,一致猜测她本人和军方有密切关系。

  虽然戴氏家族对此未做出任何表态,但有心人也扒出了原本担任国家人防办公室副主任的王胜利,退休后在人和商业担任非执行董事,也持有公司的一定股份,是人和董事会中的一员。

  在和政府签订了相关协议后,人和商业在哈尔滨、沈阳、广州、郑州等多个地区,陆续开发项目,总面积达100万平方米。

  以寸土寸金的广州火车站“地一大道”为例,店铺年均租金在2007年便高达每平米2000元,经营权转让费均价在4万左右。

  在获得多轮国际融资后,2008年,人和商业在香港正式上市,市值约为30亿人民币,而其中戴秀丽一人便占股近70%,她的身价也以飞快的速度攀升,2014年,戴秀丽以95亿身价成为黑龙江女首富。

  然而在外人看来光鲜亮丽且极具神秘色彩的“地下女王”,家庭生活却暴露出了种种矛盾。

  1994年,刚刚新婚不到一年的戴秀丽,在得到丈夫托尼·霍肯的支持后回到黑龙江,开始了她的创业生涯。

  为了迁就妻子,托尼·霍肯在第二年春天辞去了英国的工作,来到哈尔滨大学任教,教授英语计算机科学,这也是夫妻二人后来唯一一段比较亲密的时光。

  随着戴秀丽的事业稳步上升,频繁的应酬和各地出差,让她对这个异国丈夫在风俗习惯、水土人情上的不适应,都无法给予太多的关注。

  1996年4月,在哈尔滨大学仅仅执教一年的托尼·霍肯,又重新返回了英国。

  如果说让托尼·霍肯离开中国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地域差异,倒不如说是因为他无法忍受戴秀丽的人和商业浓重的金钱气息。

  在外界看来,东北企业家大多具有豪爽、“钱多人傻”的特征,而正处在起步阶段的人和商业,需要一位“有钱多金”的老板。

  不管是为了塑造个人形象,还是为了企业谈判的气势,戴秀丽都得在物质层面展示出符合大众预期、甚至超过预期的“壕性”。

  而托尼·霍肯作为英国中等小资阶级,在经历了资本的洗礼和清教主义的熏陶后,这些绅士们强调节制消费,推崇禁欲主义和俭省节约。

  自从英国在全球各大经济体的排名中不断被反超后,作为曾经的“日不落帝国”,自然需要自我开导。

  大到追求名牌、炫耀自己资产,小到讨论圣诞节礼物的价值,在这些英国绅士眼中都是俗不可耐的行为。

  虽然托尼·霍肯的教师职业收入不高,但承担养育家庭的责任完全没有问题,他也从未想过妻子会在商业领域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就。

  在戴秀丽的人和商业经营得风生水起时,重回英国的托尼·霍肯,为了表示对妻子“极度追求物质享受”行为的抗议,当然也可能存在不愿承认自己相较于成功的戴秀丽的弱势地位,这个固执的绅士仍然居住在新婚时期所租赁的郊区房。

  回到英国后,托尼·霍肯先后在几所私立院校中任职,到2006年,他便辞去了正式的工作,开始为没钱接受教育的孩子们免费上课。

  虽然他极力反对戴秀丽挥金如土的生活,但他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享受着财富为他带来的便利。

  2011年,狭小的三居室中,到处堆满了托尼·霍肯的藏书,严重影响到了日常生活,他极不情愿的搬进了泰晤士河沿岸戴秀丽购买的150万英镑的豪宅,但一日三餐仍然选择伦敦街头廉价的的快餐。

  托尼·霍肯不愿意去中国体验戴秀丽挥金如土的生活,戴秀丽也忙于工作无暇照顾丈夫的小心思。

  2011年英国《泰晤士报》公布了戴秀丽的资产排名后,诸多媒体开始深挖这位华人女性的关系网,托尼·霍肯的朋友们这才知道他是富婆的老公。

  一年春节,戴秀丽安排亲人和朋友们在香港的豪华游艇上欢聚,托尼·霍肯也从英国赶来。

  在聚会上,戴秀丽带来了一批每瓶价值900英镑的高级红酒,而托尼·霍肯平常喝的酒,最多不超过10英镑。

  看着身穿不菲名牌,带着闪耀珠宝的妻子,托尼·霍肯彻底感受到了两人在价值观上的差异。

  回到英国后,他彻底选择漠视妻子的存在,除非在与儿子有关问题的沟通上,他不再过问戴秀丽的任何事情,两人的夫妻身份名存实亡。

  在英国时她便时常和丈夫一起观看足球比赛,爱好花式炫富的“东北女富豪”自然也没有放过成为职业足坛俱乐部女老板的机会。

  伴随着事业的水涨船高,戴秀丽名下的足球队,在2013年中国足协杯中战胜广州恒大,夺得了球队史上的首个冠军。

  在随后的媒体采访中,戴秀丽对赛前传言的6000万奖金作出了明确的答复:“这6000万也有朋友们的捧场,如果朋友们都兑现了,我们肯定会兑现的!”

  有了富豪女老板的资金支持,球队在教练、场地、待遇等各方面都远超其他俱乐部。

  然而在2014年赛季拿下超级杯冠军后,战绩就直线下滑,一连换了多位教练,仍然不见起色,这仿佛也预示着戴秀丽走向了事业的下滑期。

  随着网购的兴起、人们消费方式的转变,地下商城已经不再是主流,自2012年到2016年的五年间,人和的营业收入都未超过10亿元,而到2016年上半年时,亏损金额达到145亿。

  在打包出售23个运营中的商场以及11个在建项目后,这些市面估价超200亿元的物业,以不超过100亿元的收购价格承包给了第三方公司。

  在公司财务状况面临持续紧张的情况下,这笔现金流也解决了人和商业偿还贷款以及企业转型的资金。

  在地下商城经营缩水时,人和已经着手剥离这一主要业务,转而谋求具有发展前景和符合时代方向的新项目。

  2015年,人和商业经过一番重大重组,收购了东北地区效益最好的一家大型农产品批发公司,同时开始建立农副产品电子商务渠道。

  2016年,人和以10亿美金的现金作价彻底将原有的地下商场资产整体出售,因此就造成了前期外界所看到的巨额亏损。

  但这波换血的操作,其实背后只是戴氏家族,从左边口袋换到右边口袋的台面帐。

  整体打包出售的地下项目,经营每况愈下,根本没有冤大头企业愿意接过这个烫手的山芋,最终的收购方其实也是戴秀丽的弟弟戴永革。

  戴永革提供的65亿账面现金,恰好被人和用来并购农产品公司,而这家农产品公司的法人代表,就是戴永革的妻子。

  在经过一波换血后,2019年,人和商业在香港正式宣布更名为“中国地利集团”,依靠收购若干华北、西南等地的果蔬以及海鲜批发市场,包括在谈项目中杭州的七大农副产品公司,人和正式聚焦于农产品流通领域,也实现了企业营收的由负转正。

  早在2014年,托尼·霍肯便正式对媒体表示,自己已向戴秀丽提出了离婚,虽然戴秀丽没有对外界展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但从她慢慢退出商界舞台来看,就不难知道此事对于好强的戴秀丽来说影响很大。

  她在英国购置的豪宅,地处伦敦西南侧,远远眺望,便能看到泰晤士河静谧安详地流淌,装修风格也是低调内敛的传统英式贵族,这无疑不是在迎合英国丈夫的审美取向。

  巨大的豪宅内并未添置浮夸、奢侈的用具,唯一一台55英寸的液晶电视,也被丈夫诟病为奢侈浪费。

  托尼·霍肯固执又倔强地对金钱的仇视,增加了夫妻二人之间的鸿沟,无论戴秀丽作出怎样的努力,都无事于补。

  鉴于戴秀丽的资产数额庞大,离婚后到底托尼·霍肯能够分得多少,成为了一众媒体关注的重点新闻。

  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道媒体称,戴秀丽与丈夫已经撕破脸皮,二人的离婚官司将大爆冷门。

  实际上,托尼·霍肯仅向妻子要求了100万英镑的赡养费,相当于人民币的900万,不到当初戴秀丽承诺球队的6000万奖金的六分之一。

  这笔钱对于普通民众来说算是天文数字,但当时戴秀丽的资产总额,已经接近13亿英镑。

  这100万英镑,对于生活本就节制的托尼·霍肯,即使一辈子不再工作,也能维持他生活到老,而两人唯一的儿子,也选择在英国和中国之间来回走动,不依赖父母任何一方。

  离婚后的戴秀丽,逐渐将重心转移到修身养性上,对于商业活动都交给了弟弟戴永革。

  有人觉得戴秀丽创造了黑龙江女富豪的传奇,但最后人到中年被迫和离,也许正是那句“万事两难全”的印证。

  虽然年轻时夫妻二人之间确实琴瑟和鸣,但随着价值观矛盾的凸显,携手白头到老的几率也逐渐降低。

  在普通百姓家,都有因为小吵小闹而家庭破裂的情形,对于一个异国家庭,而且女强男弱,彼此之间的冲突更是难以消解。

  人和商业在更名为中国地利后,核心人员就成为了戴永革,戴秀丽虽然是女强人,但她终究是一位母亲,是一个需要丈夫体贴的女人。

  2019年,中国地利发布年度业绩报告,企业总营收14亿,结束了自2012年以来连年亏损的状态,在农产品流通领域正式站稳了脚跟。

  而戴秀丽,在看清财富永远不是衡量幸福的唯一标准后,也离开了公司的核心管理层,一代“地下女王”的故事从此走向落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0831债市总览——民生加银基金】 下一篇:神秘女商贩两次出现在莫斯科航展疑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高级特工